2020年宏观经济走势:前路无人陪伴,但转型已经开始


在这方面,沉万宏源在2020年资本市场年会上发表了“ 2020年宏观经济展望:寻求大国的转变:方式,潜力和政策”(以下简称“报告”) )。转型之路,经济的状况和经济的政策对我国2020年宏观经济的发展进行了深入分析。

大国之路

从供应方的角度来看,自全球金融危机(GFC)以来,发达的经济实体(AE)的技术进步已经放缓,生产效率的提高一直很弱,导致长期长期增长放缓。发达经济人口的加速老化削弱了技术创新的速度和成就转化的潜力,并进一步削弱了潜在增长率。

从需求方面来看,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为了避免经济出现严重衰退,发达的经济实体通常会大幅提高杠杆率。这种通过政府部门提高杠杆率+居民保持较高杠杆率的方法限制了需求政策的潜在空间。

此外,由于发达国家广泛实施量化宽松政策,商业银行的超额准备金过高,投资和消费对量化操作不再敏感。货币政策方向趋紧,债务负担日益沉重,美国政府对利息支出的压力加大,限制了美国未来财政扩张的空间。

供应技术进步减缓,人口结构不佳;需求财政,货币和其他需求政策已被透支,潜在空间非常小。供需双方都表明,发达的经济物体的“混乱期”将继续。

宏观经济走势

报告认为,全球经济模式将从“多边双赢”变为“股票博弈”。国际贸易环境继续恶化,“反全球化”趋势再次出现。除非发达国家的技术进步超出预期,否则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可能成为长期背景。

但是,在这个阶段,我国仍然有很大的增长空间。我国目前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仅不到美国的1/6,还没有达到相对发达的发展阶段。 经济增长潜力仍然很大。

宏观经济走势

从供应方的角度来看,世界历史证明,“先进制造”是唯一的途径。只有制造业升级才能同时实现经济增长,结构去杠杆化和扩大内需这三个目标。我国的转型之路是空前的,其关键困难在于积极扩大国内消费需求。

韩国和新加坡这样的小型经济机构可以通过供需与外部需求分离的模型在供应方面的某些子行业中实现极端专业化;而经济机构(例如美国和德国)长期依赖国内需求。毫无困难。

在遍历“小国开放追赶模型(94-08)”,“房地产基础设施内需模型(09-17)”)之后,我们转向“积极扩大国内消费和发展”。深化开放模式”。我国没有太多的先例可循,但是日本的国民收入分配在1960年代和1980年代有所增加,国内消费者需求的比例增加,制造业升级和外部需求改善的积极周期可以作为参考。

宏观经济走势

报告认为,该政策的重点在于居民收入分配的持续稳定增长,而主要的政策工具在于金融而非货币。站在“中等收入”的十字路口,我国即将迈向一个转变为积极扩大消费需求并带动先进制造业的大国的转型。前进的道路无人陪伴,但转型已经开始。

大国的力量

回顾2019年的两大拖累。一是对工业企业缺乏信心,整体生产放缓,去库存化突然加速;第二是,这一年还没有充分体现出减税和消费税减免的促进作用,而且消费继续缓慢下降。最终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在19年中下降了。前18个季度的最终消费贡献3.8pct,与18年相比下降1.2pct。

宏观经济走势

然而,报告指出,自19年以来,房地产投资变得更具弹性,基础设施投资的叠加略有改善,这更好地对冲了制造业投资的放缓。同时,生产者价格指数由正转为负,固定资产投资实际增速得到支撑。实际增长率从18年的0.5%上升到19日的前三个季度的2.4%。

由于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对全球贸易的影响,特别是对高附加值商品出口(发达国家的出口,我国的进口)的上游和中游的影响,我国的净出口也有了明显的改善。

宏观经济走势

此外,由于近期中美贸易摩擦逐步缓解,该报告预测,到2020年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将减弱,出口增长率可能会小幅反弹至2.5左右%,但进口量可能会更快提高。出口或逆转将受到轻微拖累。随着出口和消费的改善,预计在19年内造成拖累的去库存过程将大大缓解。

17年后,房地产融资环境面临压力,预售成为融资的重要组成部分。房地产销售和投资变得更加同步,并进入房地产2.0模式。当前的“不投机就住”,稳定和中立的货币政策以及房地产需求处于当前房地产周期的长尾阶段。

宏观经济走势

该报告预测,到2020年东部地区仍将释放一定数量的内生需求,并且全年的房地产投资将显示出短期弹性,增长率将小幅下降至5.] 0%。在特殊债券的支持下,基础设施投资的增长率预计将反弹至6.0%左右,而中下游制造业有望将制造业投资略微提高至4.8%按年。

宏观经济走势

总体而言,到2020年,财政扩张和收入增长的方向将保持不变,房地产的建成将使可选消费受益。预计20年内消费量将增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增长率可能反弹至9.2%。

大国战略

报告认为,到2020年经济将实施积极的财政分配和低调的货币协调政策模型。

货币政策。货币政策的效果与经济发展的阶段特征密不可分。自1994年以来,货币政策经历了被动放松-主动放松-趋于中立的三个阶段。只有当房地产基础设施正在推动经济增长时,积极的货币宽松周期才能与房地产基础设施周期产生共鸣。自2010年以来,各个投资增长中心的内生性趋于放缓,货币政策已进入中立阶段。

宏观经济走势

从短期来看,该报告计算出的“双支柱”信贷扩张指数显示宏观经济走势,自18年以来(尤其是自18H2以来),货币政策操作变得更加稳定且略有宽松,并采用了定量准备金削减等定量工具。和基础货币发行。该申请非常活跃,银行间利率大幅下降至低于货币政策操作工具利率,并降至2016年下半年的水平,债券市场也看涨。

宏观经济走势

报告预测,到2020年,仅将存款准备金率下调100BP就足以支持较高的信贷增长,而中小型银行的资本补充不足已成为更为现实的制约因素。据估计,在20年内补充1.所需的资金将超过15万亿元。

财政政策。 2019年,减税费收入财政收入增速放缓,财政支出与最终消费有关,保持相对较高水平,财政收支差距扩大。我国的财政政策为两个主要构想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第一个是重建新型的中央-地方关系。基础设施融资更多地依赖于特殊债务,政府资金预算可以更大比例转移到一般公共预算中;第二是利用国有企业利润的“第二支柱”。19一些国有企业已经为非税收入的高增长提供了重要基础,但仍存在普遍增长的空间。中期国企利润的比例。

宏观经济走势

该报告预测,到2020年,公共预算赤字率可能会略微扩大至3.0%,并且将使用3– 3.2万亿美元的新特别债务来进一步支持减税,减费,消费补贴等。增加居民收入和支持居民消费的工具。

房地产政策。报告认为,针对城市的政策的实质是有序释放一些城市对内需的支持,而其他城市则对供给节奏进行合理的调节。因此,预计将维持长期机制,房地产政策不会改变。


Related post

© 2020 财经知识网